跑步40年的他退休后,坚持每天10公里每年跑马30场

2018-01-02 08:07 南方都市报
  • T大

从1970年入伍海军航空兵部队,到如今从广船退休,64岁曹建新的生活离不开一个字——跑。从部队旁机场跑道、每日上下班沿线到马拉松赛道,曹建新的双脚丈量了数不清的里程。

一身简单的行装,一双适脚的跑鞋,精瘦的背影,矫健的步伐,傍晚时分,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总能看见曹建新的身影。青年到暮年,40年跑在路上,健康和跑友,是他最大的快乐和收获。

 

5a3badb139890.jpg

 

64岁的曹建新生活离不开一个“跑”字。

1988年“触电”马拉松后,曹建新开始了30年的跑马历程。至今仍每天保持的10公里训练量,全国100多场马拉松,全马最好成绩3小时27分,他是广州跑友圈里小有名气的“曹前辈”。不久前,他在摩星岭长跑中刚刚度过自己64岁的生日,他的生日愿望是“年纪大了,不要退步,一直跑下去”。

1965年,上小学的曹建新第一次有了“想跑”的念头。小时候听父亲讲起解放初在上海参加上海马拉松还得了名次,“当时就记住了,觉得你能跑,我也要试试”。在广州上小学时,学校组织“广州-北京”象征性长跑,曹建新有了机会,每天早上绕学校操场跑2公里,“长跑”结束时,他小学快毕业了。

上世纪70年代,16岁的曹建新进了广船,随即入伍海军航空兵部队。每天早上6点集合,他先在部队旁边的机场公路自己跑,再跑回去加入集体晨跑,每天平均跑10公里。

 

5a3badb1547db.jpg

 

喜欢跑的曹建新不是瞎跑,很早就开始看跟跑步相关的书籍。

部队训练闲暇时,曹建新喜欢看跟跑步相关的书。书里的图片是从摄影胶片中截下的一帧帧画,“手怎么摆、幅度多大,脚怎么蹬,抬腿后怎么迈腿,身体怎么倾斜,都很讲究”。他把学到的技巧用到辅助训练中,加强胳膊和腿部的肌肉力量。深蹲、俯卧撑、哑铃、单双杠、扩胸器、杠铃,他几乎把部队的运动器材都练了一遍,肌肉结实了,“跑起步来,不费劲,快!”

曹建新没来由地喜欢跑,战友外出办事开拖拉机,他从来不坐,跟着跑,“有时还能快过拖拉机”。5年部队生活结束,恢复高考后他被厂里送到721工大读书,又默默跑了3年,晨跑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1982年,曹建新退伍回到广船,从车间学徒干起,成了质量检测工程师。从西村到白鹤洞广船厂,每天跑步10多公里上下班,出差到一地,也“总喜欢找运动场跑一跑”。

进厂两年,广船设计的第一代导弹驱逐舰到湛江试航,曹建新作为随航成员之一,在船上呆了一两个月。他还是忍不住,天蒙蒙亮就在甲板上开跑。披着星辰,伴着逐船的海鸥,小跑到天亮,有时回头望,太阳一跃一跃缓缓升起,“海上日出很壮观很美”,这是他这些年最特别的晨跑。

 

5a3badb146371.jpg

 

曹建新在可以看见“小蛮腰”的最美跑道跑步。

时间长了,曹建新开始在比赛中崭露头角。1988年广州马拉松,全程41.295公里,他一举拿下第六。1990年国际奥委会赞助的广州万人马拉松,他是芳村区第一。2007年,他带领厂里50名员工参加系统运动会,训练队员、做赛前心理建设,拿下团体第二名。

2012年,中断多年的广马“复赛”,他“想都没想就报名了”。跑劲十足的他,不仅连续6年参加广马全马,全国各地马拉松也能看见他的身影。

跑得久了,曹建新认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跑友。1980年,曹建新写信加入广州火炬长跑队,从烈士陵园跑到健力宝厂50公里,降温下冰雹也一跑到底。尽兴时,大年三十晚上一帮人到街上跑,“说说笑笑心情很舒畅”。

前不久香港回归20周年,曹建新和7名跑友从北京出发,一路3000公里接力到香港。其中也有20多年前和他一起加入火炬长跑队的跑友,他们平均年龄都在60岁以上,陪伴着跑过30余年。

 

5a3badb17c905.jpg

 

曹建新在和跑友交流经验。

2012年,曹建新加入广州跑族,跑族活动预告在微信群发布,为此他学会了玩微信。曹建新虽然年岁较长,跑起来却不比年轻人差,大家都叫他“曹前辈”。

有一年广马跑到30公里处,一个年轻小伙超过他,还拍拍他肩膀,感叹“报了一箭之仇”。他赛后才知之前深圳南山半马,他中途跑过了这位年轻人,“他就盯上了我,把我当目标”。二人“不打不相识”,以后每次比赛都会打招呼,“跑友阳光积极,一起跑步也成了有趣的事”。

2013年退休后,跑马成了生活的重心,曹建新辗转北京、上海、香港、重庆等地,保持着每年1次超马、10次全马、30场比赛的频率,已跑马100多场。现在他还保持着自己的纪录:大学城外环路10公里41分,深圳南山半马1小时35分,清远全马3小时27分,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平台全国排名前30%。

 

5a3badb1a4231.jpg

 

曹建新说自己跑马奖牌上有“老伴一半的功劳”。

这些年跑马,曹建新也玩了不少地方。南京马拉松,上午跑完下午去玄武湖跑一圈;太原马拉松结束,顺着太原街道又跑一跑,“到了新城市好奇,想用脚步丈量城市”。有时老伴也跟着一起,“照顾他,有时拍拍照,给他加加油”。曹建新笑言,“奖牌里面有妻子的一半功劳”。

跑步40余年,曹建新觉得并无刻意而为的坚持,“跑步简单、快乐,想跑就跑了”。他认为,跑步不需要专门的设备,没有太大限制,小区、公园、马路、江边随时可以跑,克服困难,跑到最后的满足感和快乐无可比拟。

 

5a3badb197b04.jpg

 

曹建新连生日都是跑步来庆祝。

“年纪大了,不要退步,一直跑下去”,这是曹建新此前在摩星岭长跑过64岁时的生日愿望。现在,他坚持平均每天跑10公里,还捡起往日爱好,时不时手扶萨克斯管奏一首《波兰圆舞曲》,“退休后有时间好好学了,算是跑步的调剂”。

“生命曲线在那里,现在岁数更大,很难再进步,保持住就是进步”,国内马拉松四大满贯,“北京、广州、重庆都跑了,有机会再跑跑武汉,国内马拉松赛事就圆满了”,曹建新说着,脸上泛起笑意。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记者 李陵玻 叶孜文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张林菲

摄影:南都见习记者 李冠祺

视频:南都见习记者 李冠祺

责任编辑人:余增 PS011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