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评论:姚主席不要变成自己曾痛恨的那类人

2017-01-03 07:17 凤凰体育
  • T大

凤凰体育评论员:郑晓蔚

CBA现阶段主要矛盾,是各俱乐部日益增长的利益诉求与篮协官员们始终不愿放弃利益诉求之间的矛盾。

一、左手尊重个体,右手大局为重,篮协的太极推手演绎得炉火纯青。

去年四月,当上海大鲨鱼俱乐部老板姚明代表中职联18家俱乐部要求作为单一股东入股CBA公司意图调高话语嗓门时,篮协却以“必须征得另两家俱乐部(浙江队和山西队)同意”为由,对该方案予以驳回。篮协给出的理由很有意思:“中职联的这种做法,剥夺了每家俱乐部作为独立股东在CBA公司发表意见和主张的权利”。

这让我开了眼,“活久见”。作为篮协这么一个时刻弘扬“集体主义”观念的大局观组织,竟然在这一问题上发出了必须尊重“个体主张”的个性化音符。当年王治郅滞留美国希望参加NBA夏季联赛,篮协也没尊重其个人决定嘛,而是颁布了《关于将王治郅开除出国家男篮的决定》。

当然,有人会说这是老黄历了,篮协也在与时俱进好吗?那好,我就举一个新鲜出炉的“栗子”:去年11月,易建联为维护个人赞助商利益,脱掉了篮协派发的联赛指定用鞋。篮协当即给易建联开出了停赛罚单,给出理由是“损害了赞助商利益”。那么,我就想问问篮协,你们绕开CBA所有球员自作主张出卖商务开发权,损害了个体球员易建联的利益又该如何处罚?篮协当然会给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易建联应以大局为重,应该顾及大多数球员的利益。

二、无利可图时,我高风亮节;有利可图时,我严词拒绝。

在第一点诉求被否之后,姚老板紧接着提出的第二点诉求即“谋求CBA商业运营权”同样遭遇断然拒绝。篮协给出的理由是:“必须坚决执行体育总局批复的成立CBA公司的联赛改革方案,中职联无权提出修改或补充意见。”但让篮协啪啪打脸的是,就在回绝姚明此路不通的次日,该协会便将全国男子篮球联赛NBL(CBA次级联赛)的商务运营权签给了某家体育集团公司。篮协高官在签约仪式上是这么给自己贴金的:“此次签约,意味着当前在体育被提升为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NBL走出了管办分离的第一步”。这个时候,似乎上峰设置的一切条条框框都不存在了。

洽谈CBA商务权时,篮协捧出总局批复,禁止跟他们探讨利益;洽谈CBA次级联赛商务权时,篮协端出国家战略,要求跟他们谈谈梦想。

其实说白了就是:无利可图时,我高风亮节;有利可图时,我严词拒绝。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解释权永远归官老爷所有。

所以这是令我感到非常可气而又非常无奈的事情。一旦最终解释权被某一部门把持,那么规则就变得富有弹性,而解释权的拥有者便成为了这个领域凌驾于规则之上的“王”——即便是小巨人强攻篮下也会遭遇封盖。由此想到,有人在执行公务活动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存在不当执法行为,执法行为超出合理限度,致执法对象发生吸入性窒息……且事后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最后的认定结果是“犯罪情节轻微”。

三、深切体会了李克强总理那句话“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

一个年产值区区八亿人民币的CBA,改革推动都显得如此艰辛,让已经踏入NBA名人堂,集威望、资源与人脉于一身的姚明都一不留神踏入了攻坚深水区遭遇改革拦路虎。不得不感叹:既得利益集团是多么的顽固与强大,也更加深切体会了李克强总理那句话“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

据说,国家体育总局对中国篮球发展做出了十点重要批示,包括酝酿姚明担任篮协主席,兼任男篮主帅。如果消息属实,那么这条新闻的重要意义在于,国家体育总局可能会助攻姚明,完成对中国篮协既得利益集团的粉碎性暴扣。而篮协的最终解释权也很可能将被姚明剥夺。之前篮协也口口声声向总局承诺“管办分离”,但一旦牵涉到自身利益便守护得寸步不离,通过切换“最终解释权”的AB面对改革商榷者进行搪塞和霸凌。而今,新的体育总局领导新官上任,而体育总局也对篮协太极推手的套路表现出不耐烦,于是直接让姚明取而代之倒不失为釜底抽薪的狠招。

四、左手国际接轨,右手中国国情,篮协第二套太极推手广播体操同样玩得溜。

体育总局传球给姚明,接下来就看姚明是否接球冲击篮下。之前老江湖马国力在总结谈判不顺的原因时指出姚明的方案有点“书生气”。但我认为,“书生气”在这里是个褒义词,展现了其内心“保有执念“以及对“潜规则”的“不愿苟且”。喝过洋墨水的姚明,其成立中职联索要话语权和商务权的思路,正是出自NBA联盟成熟的商业模式。姚明书生意气地认为:既然有现成的模版可以套用,那就无须摸着石头过河了吧。今年九月,经反复协商设计出的CBA公司并未如姚明所愿——作为大股东的中国篮协推荐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李金生担任CBA公司的董事长和法人,而姚明担任副董事长。而在NBA,总裁萧华是由各球队老板组成的董事会选举产生的。你肯定没听说过美国篮协的人能够插手NBA联盟的事务。事实上,美国篮球协会和NBA联盟是互为竞争关系的。但CBA联赛办公室主任张雄是这么解释的:“中国的职业联赛,脱离不了中国国情。”

五、姚主席的权力同样需要装进制度的笼子里,他所拥有的解释权同样需要得到稀释与分发。

姚明在回顾2016年工作时曾说过这么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如果在五到十年之后,我们仍然在讨论由谁来主导,那今天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都失败了。”

归根结底还是我说的,如果未来几年内,中国篮协和CBA各俱乐部依然需要在最终解释权的问题上进行反复争夺和拉锯,那么中国篮球或成最大输家。

而如果,体育总局力挺姚明上位,成为中国篮协的掌门人。那么当权后,姚明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摘干净,从上海大鲨鱼俱乐部抽身而出——就像萧华总裁不可能拥有一支NBA球队一样。接下来,姚主席就需要用CBA铁板钉钉的规则来替代“利己主义”的最终解释权。我相信姚明如果坐上这个位子是不会挟私的,但我依然希望主席位置能够每隔四年通过各俱乐部投票选举产生。因为浸淫其间太久,人性往往是最靠不住的,而制度往往是最为可靠的——姚明的权力同样需要装进制度的笼子里,他所拥有的解释权同样需要得到稀释与分发。

我们每个人,都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不要最终成为自己曾经痛恨的那类人。

与姚明共勉。

(凤凰体育独家稿件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人:王璐 PS039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上拉进入智能版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